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乡村爱情三十题(4~7)

#乡村爱情三十题#

#多西皮#

#越苏  尘远  瀚波  启邪  霆深 #

4、大学毕业生 】

张启山的准媳妇儿是个刚城里回来的大学生,修的是考古,村里人也不是没听说过考古这一说,反正吴邪和张启山家祖祖辈辈都做这一行。
小年轻回到老家,第一件事就是带上宁致远张晓波他们几个开干,挖的山上净是坑,走哪摔哪,特别是那个放牛的王六,一天都要摔进去好几次,为此没少去吴家闹医药费的事。
吴邪爸妈常年不在家,二叔也在别地做考古研究,只有他三叔和奶奶在家里陪着他,这王六天天来闹,搞得老奶奶心情非常不愉快,直接让吴邪住进了张启山家,好让张启山帮忙管管。
张启山也巴不得吴邪早点进张家门,本来老奶奶不太看好张启山,犹犹豫豫的吊着,不让吴邪嫁给他,结果这么一闹,张启山当晚就叫上了几个好兄弟猪呀鸭呀的往吴邪家送聘礼。
第二天早上,吴邪照常醒来,发现旁边躺了个张启山。

5、聘礼没给够,两家打起来了】

张启山祖辈都是白手起家,也算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前几天送聘礼去吴家的事,让村里感叹了好些天,都说张启山出手阔气,聘礼都是一胆子一担子的抬过去的,让人看了都眼睛发直。

安逸尘是一起帮张启山送聘礼过去的,他家是开诊所的自认是比不上张家,但也算还过得去,他受到了张启山的鼓舞,也准备去宁家送聘礼。
他跟宁致远打小就认识,两个人长这么大谈了将近10几年的恋爱,这次说什么也要给宁致远一个答复了。
送了聘礼本以为一切皆大欢喜,结果不知道怎么,自己的父亲安秋生和宁致远的老爸宁昊天打起来了,就为了宁家觉得安家聘礼没给够这事,还吵着安逸尘配不上宁致远……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安逸尘愁的一个头两个大,这时窗边响起来宁致远的声音。

安逸尘让宁致远进了他屋,宁致远关上门,拉起他的手对他说,
“安逸尘,不如我们生米煮熟饭吧,看我爹还能不同意。”

6、喂鸡 】

鸡在村子里就是和田地一样的存在。
宁致远不喜欢鸡,他说自己有洁癖,于是喂鸡这事从来都只有安逸尘在干。
屠苏到是很习惯干农活和家务,因为在他心中只有和陵越把日子过好了就比什么都好。
张晓波他……哦,张晓波家不养鸡,他嫁到了城里,他男人就是那个被他爹一铲子打晕的大老板何瀚,他在家里只用享福顺便气气何瀚就好,没事会经常来村里找宁致远他们玩。
吴邪也不用喂鸡,因为张启山有钱,家里不养鸡,养他就够了。
陈深到是会去喂喂鸡,因为家里没婆婆,程霆又忙,家里的活他们俩会轮着干,但是程霆是不让陈深做家务的,因为他好不容易追到陈深,他舍不得陈深来干这些。

7、老板娘 】

何瀚当初被张晓波他爸打晕过去后,张晓波过意不去,就把何瀚带回家照顾了几天,照顾来照顾去的两个人就看上了眼。
何家是城里出了名的大款,张晓波结婚那天,何瀚在村里头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宴请全村人来吃,张晓波也一点不会心疼他男人的钱,热情的招待每一个客人,还拒绝收下宁致远陈深屠苏他们几个的红包,最后他们回家的时候还给他们一人塞了好几袋喜糖。
就这样乡亲们都知道了张晓波是去城里当老板娘去了。
而他爹张学军也跟着风光体面了一把,把他那些别村的老伙计们都请来吃了三天,顺便还炫耀了一把他女婿送他的鹦鹉。

评论(14)
热度(122)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