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瀚诺】<自由落体> CH.49

挖坑呀!必须挖坑好吗!我抱住你的姿势标准吗?

小鬼:

*《缘来幸福》何瀚 x 《栀子花开》许诺








Chapter.49


 


一从书房出来,何瀚就看见倚在走廊栏杆上相谈甚欢的许诺跟苏晓晓。趁许诺没注意,他伸手绕住他的脖子将人勾进怀里,稍稍弯腰,凑近他二人:“聊什么呢?”


苏晓晓一见是何瀚,立马变得慌张,有种被当场捉住背地里打小报告的心虚感。她站直身子,手足无措道:“呃、啊,那个,大哥,我有点困,先回房了,你们慢慢聊!”


不等许诺开口挽留,苏晓晓已转身溜得没了影,半点看不出来是有孕在身的人。


“你们谈完了?”许诺鼓起一边腮帮子,侧头看向何瀚。


何瀚顺势搂着他的肩膀,带许诺前往楼上安排好的卧室:“算是吧。”


“你爷爷没为难你吧?”


“没有,”何瀚顿了顿,语气有些微妙,“就是答应得太轻松,反而觉得不简单。”


许诺不太明白,向上睁着眼:“答应什么啊?”


何瀚抬高搭在他肩头的手,拨开鬓角柔软的碎发,轻轻揉搓起许诺的耳垂。


这一动作有调情的嫌疑,暧昧而煽情。没多久许诺的耳尖就红透了,身体也跟着发热。


“答应我们在一起。”


临到房间门口,何瀚一只手握紧门把,同时迅速垂下头,嘴唇贴紧许诺另一边耳朵,裹着灼烫的热气,低沉地轻语道。


许诺还没来得及细问,就被何瀚一把拽进了屋。


未开灯的卧房沉浸在静谧的夜色里,何瀚将他压在门板上,呼吸逐渐加重。


隔离了外界的骚扰,两个人摸黑互相打量着。许诺圆润的瞳眸映着窗外的月光,明亮得晃眼,何瀚用温暖的手掌捧住他两侧面颊,颈长的手指不停撩拨少年发烫的耳朵。


何瀚深邃的眸光描摹着许诺在黑暗中的轮廓,当视线来到润泽又迷人的唇瓣时,透出了直白的求欢讯号。










>>戳这里,戳这里<<










大战完三回合,许诺疲乏地枕在何瀚的臂弯上,似乎随时都会睡着。


不过睡前他努力睁着眼,借机问了几个问题:“你说你爷爷答应得太轻松了,是什么意思呀。”


何瀚关了床头灯,房间重回黑暗。


“他让我解决两个问题,我提出方案,他同意了。”


“就这样?”


“嗯。”何瀚的手指揉按着许诺的耳廓,若有所思道,“反而显得没那么简单了,总之你小心点。”


“我小心什么啊,你才需要小心。”许诺困顿地打了个呵欠,“小心他一个不高兴给你来个经济制裁。”


何瀚不禁莞尔,觉得许诺实在天真得可爱。若真是这般倒好了,怕就怕他老人家背地里搞小动作。


 


“对了,刚才办事的时候,你是认真答应我的吗?”


“答应你什么啊……”


不满许诺装傻充愣,何瀚狠力揪了下他的耳朵,后者立即缴械投降。


“咦、疼——啊啊,我知道了,我想起来了。”然而何瀚刚撒手,他就马上反客为主道,“那你呢,哪有人办事的时候求婚,你是认真的吗?”


“我对你没有不认真的时候。”


“少来了吧,明明隔三差五就跟我插科打诨。”


这回改捏脸了,但许诺决定忍痛跟‘恶势力’死扛到底,便口齿含混地说,“你你你,捏我也没用啊,我说的是事实……”


何瀚有些好笑地松开手,怕他会真的疼,又带着怜爱轻抚刚才被自己捏住的地方:“好,我的错。回国后再给你来个出其不意的求婚方式,包君满意,行吗。”


许诺把头在他手臂上蹭了蹭,安心地阖眼准备睡觉。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


何瀚垂首吻住他闭合的眼睑,温柔道:“晚安。”


 


接下来的两天顺利度过,不知何瀚都背着他干了哪些勾当,餐桌上异议迭起的何家人,这几天竟没有半点为难的意思,反而待许诺如上宾,礼数出奇的周到,弄得他无法自处,特别不好意思。


不过第二天当晚接到苏蔓电话,说原本定在节后的音乐杂志采访,由于编辑部排期临时改动的关系,需要调至元旦前,因此许诺得提前回国。


他心里感叹如获大赦,但表面仍然做足功夫,对不能留在这边陪何瀚过完元旦表示遗憾不舍。


临行那天,一直没怎么搭理过许诺的何瀚妈妈,竟破天荒地要求跟他单独谈一下。


谈话内容无非是各种旁敲侧击,试探许诺对何瀚的认真程度,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让他离开何瀚。


然而许诺回答得滴水不漏,并义正辞严地表明立场——他会满足何瀚在感情方面缺失的所有安全感。所以,除非何瀚亲口说分手,否则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开。


何母无辙,想不到他们二人一个比一个立场坚定,威逼利诱都不起作用,看来只能暂时打消劝分的念头。


 


这席谈话自然被何瀚偷听了去,因此许诺回到身边时,他第一时间就是拦腰送上热吻。若不是被旁边的何慕用咳嗽声强行干扰,指不定光天化日下他们俩要没羞没臊到什么时候。


帮忙装箱好行李,何慕关上车后盖,然后手撑在上面抱怨道:“老哥啊老哥,瞧瞧你俩现在多么风生水起,我可被你害惨了。”


何瀚却不领情:“有吗。”


实际上,何中寰虽没对何瀚跟许诺怎么样,其实火气全撒在了何慕身上。


他把责任归咎于何慕抢了他大哥女人这件事上,怒斥一顿后,还将他明年在集团的薪资缩水减半。


“早知道就不帮你了,要是听何琳的,我就不用受这罪了吗。”


“你要是站她那边,我保证你比现在更惨。”


“得了得了,快别吓唬我了,”何慕皱着脸抱怨道,“连我未出世的孩子都被你卖了,哪会更惨。”


关于集团继承人的问题,那晚何瀚是这么跟何中寰提议的:直接培养何慕的子嗣为继承人,反正再等七个月孩子就出世了,远比他这个不太可能走进异性恋婚姻殿堂的靠谱。


何中寰自然也答应了。在训斥何慕时,正式告知了这个决议,且无从反驳。


得知此消息后,何慕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从你手里抢了个老婆,结果要我儿子奉献一生,真是父债子还。


 


“你们在说什么啊?”许诺从头到尾听得一头雾水,“何慕,你哥怎么你了?”


何瀚揽上许诺的腰肢,面朝何慕,笑容有些幸灾乐祸。


“没什么,说到底还得感谢我能有这样一个好弟弟,可以帮我排忧解难。”


何慕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两声:“得,那大哥您赶紧送大嫂去机场,小弟我告退了。”


 


“我去,谁是你大嫂啊——!”


许诺对着何慕迅速逃离的背影怒喝道,脸颊不经意间就红了。


何瀚欣慰地叹了一口气:“我这弟弟别的都不靠谱,就说话靠谱。”


“呸……”


许诺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


 


来到国际机场停好车位,何瀚亲自送许诺进机场大厅,对于即将来临的短暂离别表现得依依不舍。


许诺原本觉得不用面对何瀚那些严肃的长辈,回国肯定是解脱,但真当开始倒计时航班起飞的钟点时,突然又舍不得了。


何瀚陪他办好托运,领了登机牌,距离起飞时间尚有一个半小时。头等舱过安检很快,两人估算大概能再腻歪个半小时,索性坐在大厅的一家星巴克里‘执手相看泪眼’。


“到了以后记得报平安。”


“知道知道,”许诺注意到往来经过的路人不时会侧目偷看他们,便不太好意思地抽回手,“你过两天不也回来了吗,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肉麻了点?”


“有吗。”


“当然有啊。”


 


正当他们争执不下,服务员端上来做好的摩卡。


“Sir, your coffee.”


许诺不怎么走心地回了句‘Thank you’,为掩饰尴尬,喝了一大口。


“大庭广众之下,还是低调点吧。”


何瀚不以为然:“这里是国外,不用这么保守。”


“是倒是……呃……”


话到一半,许诺突然压低重心,双手捂住肚子。


察觉到他的异样,何瀚担忧地问:“小诺,怎么了?”


“肚子有点不舒服,去趟厕所……啊,你就在这等我吧!我马上回来!”


说罢就脚底抹油似的,一溜烟的跑了。


何瀚无奈笑笑,只好拿起手边的报纸随意翻看。


 


然而二十分钟过去,许诺仍没有回来。


何瀚不由担心,怕他是中途迷了路。眼看离登机时间不远,他拿出手机打算给许诺打电话,以确认对方的位置。


可刚一点亮屏幕,一个未能显示号码的陌生来电就打了进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何瀚直觉这个陌生电话跟许诺有关。


他立马接听来电,情绪却陷入前所未有的紧张。


 


“Long time no see.”男人的声音跋扈非常,嚣张得像是在示威,“何总。”


 


这是一个多年没听过的声线了。


然而何瀚还是第一时间辨识出声音的主人,跟从前一样狂妄自大,令人厌恶。


“陈霆。”


他冷静地道出男人的名字,但心里凉了一半。


既然陈霆敢打来挑衅,说明许诺已经落入这个亡命之徒的手里了。简直是不能更糟糕的意外。


“你光临我们福清帮①的地界,招呼都不打一声,实在太见外。”除却陈霆黄鼠狼给鸡拜年般的客套话,背景音隐约传来许诺被封住嘴的艰难呻吟,听得何瀚心头一紧,“我怎么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就把你的小情人请过来了。”


“福清帮?”


何瀚不悦地皱眉。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年帮他躲避新义安②的追杀,资助他远渡重洋到美国避难,之后几年杳无音信,结果是重操旧业去了。


陈霆在对面冷笑:“没错。”


何瀚的语气尽可能维持平静,以免让陈霆逮到空子:“你想怎么样。”


电话那头的陈霆狂妄地大笑起来,似乎在嘲讽手段老辣如何瀚,也会有让步迁就的时候。看来跟谢姿琦说的一样,这个叫许诺的无疑是何瀚的弱点。


陈霆平息好难以抑制的笑意,用威胁的口吻说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三天后佛罗里达州,带我的人来换你的人。”


 


“见不到林皓,我就撕票。”












————————————


①福清帮:活跃于海外的中国黑帮组织之一,势力遍布日本东京和大阪、美国纽约和佛罗里达州、加拿大温哥华等;是温哥华的第二大黑帮,与加拿大本土的地狱天使社团势力相当;是加拿大六大帮派之一。




②新义安:香港著名的国际性黑社会组织,香港经济实力最强、组织最为严密的三合会组织。




其实陈霆跟林皓大概有一段轰轰烈烈的故事~有点想挖黑道文的坑,只是不知道大家感不感兴趣?


以及我又调整了大纲,所以还有八章此文就完结了吧。



评论
热度(295)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