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陈霆 x 张晓波】《十字路口》(end)

哈哈哈哈哈和鬼很久之前合写的霆炮那时候炮儿还没出来全凭心里想象的炮儿的样子😋

小鬼:

《十字路口》


CP:陈霆x张晓波


*跟我啪 @Juanpapa  很久很久之前合写的一个小短文


*没错,混个更……






 


(1)


最近帮会事务总算少了些,陈霆回家的时间点也能够提早到晚上八点以前。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什么都得自己来,算是活得潇洒自在、自力更生。


以前和母亲住惯了,喜欢在离家不远的菜市场买菜,一来白天忙完懒得跑,离得近回得方便;二来菜市场的商贩们都是老街坊了,从小看他长大,买菜时会对他嘘寒问暖,也算母亲离世后仅剩的一点人间温暖。


 


虽然管理的社团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做得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陈霆心里却尚存一方净土。和普通人一样,穿着连帽衫,塞着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歌,然后沿着街道慢跑回家。


下班后平凡又平淡的生活轨迹,足以让他活得心安理得。


 


这天和往常一样,路过市区繁华的十字路口,人行灯从绿切换至红,他顿住脚步,摘掉一边耳机,等待信号灯再次转换。


 


 


 


(2)


张晓波昨晚在外头又跟人浪到半夜,回到家兴奋得睡不着觉,结果爬起来玩游戏,一玩就玩到了东方既白、公鸡打鸣。


六爷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回家,张晓波也随心所欲了俩星期。跟浪荡子似得放学就和人约架或是在游戏厅大战三百回合,乐此不疲。


 


也不知是不是最近玩累了,今天放学后他异常文静,和平时玩得要好的哥们打过招呼后,便背起书包踏上回家的路。


 


他一脸生无可恋地踩着落叶,刘海老是被风吹得糊眼睛。走了一段路后实在不耐烦,才把连帽衫的帽子给自己扣上。他抬头望向穿过枝叶的阳光,眯眯眼睛,伸个懒腰,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戴在头上,慢悠悠走到路口等红绿灯。


 


这个地段位于市中心,红灯长绿灯短,等着等着,昨晚通宵的困意泛上来,上眼皮撑不住地跟下眼皮打架,等完全合上时,意识也有片刻的空白,张晓波一个趔趄,差点往后栽,没支撑的失重感让他立刻惊醒站好,却又撞到旁边路人的肩膀上,他慌慌张张地跟人道歉,摆平后不放心地四下望了望,希望没人看到他之前丢人的样子。最后发现旁边全是些发呆玩手机的主,才放心地揉了揉眼睛,晃几下脑袋硬是给自己打了剂醒神针,掏出手机把音量提高了一个档,伴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混在人群里过了马路。


 


陈霆从街对面迎面而来,刚才张晓波慌张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想到这,他转头瞥了眼这个毛毛躁躁得有点可笑的小子,后才与他擦肩而过。


 


 


 


(3)


第二次见面仍在这个十字路口,只是背景换成了黑夜。夜深人静的街道借由路灯的光照而灯火通明。


 


张晓波这回的出走,是因为被老对头下了战书。对方牛逼哄哄地称游戏厅只能当过家家的场地,有种就来赛车。


作为吴小飞多年来的死对头,张晓波对这个提议当然不屑一顾。只是吴小飞这王八蛋欠他的一百来个游戏币还没还,不让他输得心服口服。估计不仅游戏币指不上,搞不好还会被这家伙四处宣扬自己是懦夫,不敢应战。


张晓波知道吴小飞邀他赛车的原因。因为他没有自用车,可吴小飞他老子刚给他入了辆酷炫的雷诺。实在无法,只好斗胆潜进六爷车库,挑了辆更酷炫的布迪加威龙,偷偷开出库。


 


到达指定地点,场子里全是凑热闹的围观群众,狼烟四起,哨声阵阵。


两人在驾驶座上,正隔着车窗用眼神互相挑衅,前方倏然传来阵阵厮杀,两个人收回视线好奇地环顾周遭,结果路边猛地窜出两个浑身是血的伤患,那两人捂着伤口连滚带爬地踉跄而来,像是被人追杀。


张晓波傻眼,幸好反应快的吴小飞把头伸出车窗冲他大吼:“你丫是不傻?赶紧开车跑路!”


 


结果吴小飞带着小弟油门都踩出去了,张晓波才回过神。那两人正往张晓波车的方向走来,他有点迷茫,全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人已来到车边,扒着车窗可怜兮兮地求救:“拜托了小兄弟,救救我们吧!”


张晓波有点犹豫,毕竟老炮儿平常对他的教育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做点好事才会有好报,但也是第一次见血,难以自控地有点怂。


可见死不救他会良心不安,几番思量后,还是打开车门扶两人上了车。车门刚阖上,后面杀出大批持刀持枪的人马,张晓波吓得狂踩油门。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他才冷静下来。


幸好是深夜,路上几乎没车,要不然这又是急转又是漂移的,指不定早就带着两个伤员命丧车祸现场。


不过好歹也让张晓波过了把瘾。


 


后来张晓波根据其中一人报给他的地址,把他们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阿栋轻轻拍打了几下陈霆的脸,问他还好吗,陈霆皱着眉头轻哼一声,示意自己还活着。


就是失血过多脑子有点晕,下车的时候又太过用力不小心牵扯到伤口,陈霆痛得呲牙咧嘴,张晓波却在旁边看得笑出声音。


陈霆听到笑声抬头看向他,吓得张晓波立马捂住嘴巴,一双大眼骨碌碌地转,假装四处看风景。


陈霆其实被张晓波扶上车的时候就认出这是前几天在街头碰见的莽撞小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一向不相信的缘分,竟被眼前这个善良又鲁莽的小鬼证实。


 


张晓波当完雷锋心里美滋滋的,哼着歌准备开车回家,结果被刚要上楼梯的陈霆叫住。他说,我叫陈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


张晓波没来得及回话,陈霆就已被阿栋扶上楼了。其实他不知道,陈霆后面还有一句没说完的台词,


 


你不来找我,我就会去找你。


 


 


(4)


张晓波由于偷开老炮儿的车被禁足了。


不只因为偷开,还因为那辆昂贵的布迪加威龙被他开出了几道划痕。六爷发现后情绪崩溃,鬼哭狼嚎地心疼着这辆上千万的超跑,直道自己一年都不舍得开几次,想不到被张晓波玷污。


张晓波心里不服气,认为他老爷子偏心,脾气冲上天地顶了几句嘴,最后落得如今下场。


除了上放学以外的户外活动全被禁止,每天只能两点一线地从家到学校,再从学校回家。


离上次陈霆的事已时隔一个月。


但张晓波没太放心上,也记不很真切那晚朦胧的月色下、那个浑身浴血的男人的长相。


不过那之后经常在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遇到一个人。


和他一样喜欢穿连帽衫戴耳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反复几次后,张晓波终于想起来,那个有点脸熟的面孔,就是上次被他救下的、好像是叫陈霆的男人。


不过当他记起来准备要和对方打声招呼的时候,却再也没能遇见那个人了。


 


 


 


(5)


老炮儿由于帮派事务又出差了。


好不容易解禁的张晓波玩得比以前更大手笔,有种囚犯从牢狱里释放的感觉,一出来就想接着为非作歹。


一帮哥们儿吵着说要庆祝他回归大部队,决定请他一顿饱餐再喝个不醉不归。


结果一群人聚在大排档花天酒地,差点没喝光店里所有的酒。


大家醉得快歪七扭八的时候,有几个人仍没过瘾,嚷着要去酒吧续摊。


张晓波早就醉得走路都东倒西歪,依旧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应和着要继续喝。


 


事实证明一群喝迷了脑子的年轻人总容易聚众生事。


也不知道谁起的头,有人撞人、有人打人,直到后来场面再也控制不住,张晓波也被连累得在朦胧中被揍了一拳。


他捂着脸蹲下身,安静了一会儿。


过几秒钟,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但没人搭理他。


他一个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陈霆这时候刚好在酒吧楼上谈生意,听小弟通气儿说下面有人闹事,赶紧跟对面抱歉致意,匆忙下楼平息事端。


当他来到一楼大厅已是满眼狼藉,打架闹事的始作俑者们被酒吧的小弟按在地板上。


再扫一眼发现正中间还蹲着一个人。


陈霆问那家伙什么来路。


旁边的小弟无奈说,这小弟弟也不知哪一边的,就蹲着身哭个没完。看他哭得那样伤心,就不好意思再把他按地上了。


 


陈霆觉得好笑,走近蹲在张晓波跟前,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


张晓波本就醉得一塌糊涂,加上刚才哭得蒙圈,现在感到有人正使劲捏他的下巴,委屈得无以复加,便放开声音嚎啕大哭起来。


陈霆这才看清他的脸,这哭成花猫一样的小可怜,居然是张晓波!


 


眼前的人鼻子哭得皱起来,红彤彤的双眼涩得睁不开,却仍扯着嗓子直哼哼。让人见了觉得既可怜又可爱,还有点可笑。


这种状态是指不上他答话了。


张晓波蹲了好久,最后还抽噎着打起酒嗝。陈霆无奈,只好把他抱起来,走向二楼自己的房间。


 


陈霆照顾了他一夜,到后半夜张晓波闹腾得不行,陈霆没办法,伸手拥着他,像哄小孩一般好话坏话说尽,直到更深露重,张晓波才慢慢安静下来,吹着气泡在陈霆怀里睡死过去。


 


翌日清晨,陈霆从床上醒来,他下意识往旁边摸去,却发现早就没了张晓波的身影。他用手盖住眼睛,摇头笑了笑,觉得那家伙真是个没长大的小鬼头,太能折腾人了。


 


 


 


(6)


张晓波回去后一直忘不了醒来时陈霆抱着他睡觉的画面。他拒绝承认自己的少男心有了异样的悸动。


为避免再度遇见陈霆,他这一个星期都在绕路回家,总之不愿经过那个繁忙的十字路口。


不过,这种幼稚的行为终究在一周后被自我厌弃给中止了。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喜欢就喜欢了,有什么丢人的。所以那天他鼓足勇气,兜兜转转又转回了那个路口。


 


那天陈霆在马路对面看着他,目光灼灼。


好像已经等了他很久。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打扮,帽衫加耳机。


灯绿了,他们两个向彼此交汇,心里期待着擦肩而过的瞬间。


不过这次陈霆在错过以前停住了步伐,他拉住张晓波的胳膊,把他往身边带。


张晓波一颗心噗通狂跳,他紧张地听见陈霆对他说,张晓波,我……


 


我喜欢你。


张晓波抢先一步说出口。


他满脸通红地望向呆住的陈霆,气息不均匀地重复一遍,我喜欢你,在一起好不好。


陈霆逐渐笑开,伸手抱紧了他,仿佛再也不会放开般地答道,


好。


 


道路车水马龙,人潮汹涌。


张晓波只记得那场告白的最后,互相拥抱的他们被等绿灯的司机哔了个没完没了,最终逃命似的往其中一边跑去。


挨到人行道后,两人上气不接下气,嘴不饶人地嘲笑对方刚刚有多傻。


 


十字路口人海茫茫,可两颗年轻的心脏却找到了归属的地方。


 



评论(2)
热度(303)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