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⒈ 春色【启凡】

 # 张启山X张小凡 #

 #人妻梗,偷情梗 #

 # 话说在前头,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 




 

 

 

 

“少夫人,您又在打水呐?快快快。。。放着给我来就好了,您可千万别给累着了。。”

 小喜鹊看到张小凡提着水桶正往里勺水,赶紧放下手里头的活过去帮忙。

 

张小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小喜鹊笑了笑

“没事的小喜鹊,这点小事情我还是做的了得,你去忙你的吧~”

小喜鹊看张小凡把提着水桶的手臂往里缩了缩,也就不再强求,又跟张小凡寒暄了两句就去接着干活了。

 

张小凡又打了一点水上来,不久就灌满了水桶的三分之二,他收好打水用的工具,轻松的提着水桶走进了房间,走到门槛处用手拨开了挡住视线的珠帘,把水桶放在屏风后面,又折回去关上了门,这才放松下慢慢脱起衣裳来。

 

他对蓝色喜欢的紧,所以连外衫都是浅蓝色的,丝质的外衫褪下后,便是白色绸制的内衬,最后才是棉布裁的白色里衣,衣物全都挂在了屏风上,屋里也没其他人,张小凡便光着身子走到水桶边,把冰水往浴桶里兑进去,倒完水再试试水温,合适了以后便抬脚跨进了桶里。

 

他14岁就进了慕容家嫁给慕容风为妻,因为穷困的父母实在无法交出高额的房税和地税,而当时20有余的慕容风也早就打着张小凡的主意,所以就想了法子一定要让慕容老爷把张小凡嫁给他,慕容老爷也就慕容风这一个儿子,宠的无法无天了,这么小小的要求也不算什么,他想着,以张小凡这样的身份嫁进他们家,也顶多算个妾,可让人没想到的是,慕容风还真的把张小凡供的跟正室没什么两样,不过也是,张小凡自从嫁到慕容家,不但做的一手好菜,脏活累活还抢着干,照顾起慕容老爷和慕容夫人来又得心应手,慕容府全家上下都很喜欢他,所以到现在为止慕容风也没再娶别人进门。

 

张启山刚到慕容府的时候确实被里头的景象所惊讶道,这平阳镇的慕容家还真是名不虚传,这慕容老爷也是有钱的令人意想不到,花园修的比他们家后院都大上不止一倍,不知是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在里头,这七拐八弯的,还好身边跟着个副官,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拐到哪个地方去。

 

没想到也就是这么凑巧的,张启山和副官走到了张小凡和慕容风居住的院子里头,因为这边四处都种着外头不多见的花草,连成了一片围栏,让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边,府里的丫鬟都被管家唤到大厅去帮忙了,所以院子内也就没什么人在,四周安静的只能听到鸟儿拍打着翅膀的声音。

 

张小凡正背对着窗户捧水打湿着身子,他的头发太长,这时被水浸湿披在了胸前,其实他进门的时候就忘记带上了一旁的窗户,这会儿窗门半开,整个无暇的背部都正好被张启山看了去,身边的副官当然也看到了,但是又识趣的立马转过头去不敢再继续欣赏,张启山倒看的自在,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把这惊艳的背影记在了心头,又趁着对方还没发现自己时,离开了这个小别院。

 

 

 

 

 

这边,慕容老爷急出了汗,派下人找了许久也都没找到这位张大佛爷,他心里琢磨着,这就奇怪了,刚还有人来报说人已经来到府上了,可这都到了宴席的时候了,张大佛爷这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管家带着人也找了一圈回来了,急匆匆的和慕容老爷汇报着说道

“老爷,我们都翻遍了府里!可都没见着这位张大佛爷呢。。。”

 

不一会儿,说曹操曹操到,张启山正领着副官慢悠悠的来到大厅内,拉出把椅子就给坐下了。

慕容老爷这正愁着呢,一转身就被椅子上坐着的张启山吓了一大跳,过了好一会儿又连忙强装镇定的向张启山问好,张起上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赶紧上菜啊!还愣在那干吗?”

管家也赶紧向周围的下人们使眼色。

下人们手脚麻利的上了菜,慕容老爷瞅了一圈没见到张小凡和慕容风便又拉了管家来问

“少爷和少夫人呢?”

“少爷刚从外头回来,少夫人估计是伺候着换衣服去了吧。。。”

话落,慕容老爷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这不思进取的儿子,昨晚就跟他吩咐过,这次是他们家有求于张启山,必须早些到大厅候着,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出去寻乐。。。。

 

张启山听到了些他们两个的对话,心里也已经有些数了。

 

 

席间,慕容老爷也一直客套的和张启山说着话,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到了菜上齐的时候,慕容风终于带着张小凡赶来。

 

“你这臭小子!上哪儿去了现在才来?赶紧过来给大佛爷敬酒赔不是!”

见到慕容风,果然慕容老爷立刻呵斥了他一顿。

 

“是是是!对不起爹,外头有些事给耽搁了会儿!我这就给大佛爷赔不是”

“大佛爷我自罚三杯!”

慕容风也难得听话一回,连续干了三杯酒,才拉着张小凡坐下,张小凡看他喝的慌忙,便温柔的给他拍了拍后背,让他顺顺气,慕容风握住张小凡的手捏了捏,对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这是?”

本来对慕容家的什么少爷根本不上心的张启山,这会儿居然对慕容老爷发起了疑问。

“哦!这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小凡你也敬大佛爷一杯吧?”

慕容老爷难得见张启山脸上有了点表情,想方设法的想抓住机会示好。

 

张小凡本不会喝酒,但是这次也敬了张启山一杯,这一杯喝的急了,不一会儿就上了脸,那张清丽的脸蛋瞬间变成了粉色,张小凡觉得自己有些犯晕,抓了抓慕容风的手臂。

 

张启山在一旁不时的观察张小凡,这会儿看到张小凡的模样一时也收不回眼神,他长得一对剑眉眼神又似深邃,不说话时便是凶相,张小凡瞄过他一眼后就不敢再去看他,偏偏头又晕的厉害,期间因为气氛又饮下几杯酒,双颊从粉红变成绯红,还不能早早离席,一顿饭下来真是让他苦不堪言。

 

 

还好,这顿饭吃了过半,外头突然跑来一个亲兵向副官传话,说是有急事需要张启山回去处理,张启山点了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起身跟慕容老爷和慕容夫人告了辞,最后又瞧了眼快睡过去的张小凡,勾起了嘴角,离开了。

 

 

 ==================

如果觉得雷的千万别点进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文笔还是一如既往,不必介意

虽然没有节操吧,但是该懂的我还是懂的,设定呢就是这样了,但是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还有很多地方我还没想好,大家先凑合着看。。。。

=====================

想了想还是要加上最后一句话,就是慕容风是个炮灰,而且和张小凡并没有夫妻之实。


评论(53)
热度(338)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