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⒉ 春色【启凡】

# 张启山X张小凡 #

 #人妻梗,偷情梗 #

 # 话说在前头,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 






平日里,各家太太闲着无事就会凑在一起聊家常打牌来消遣时间,张小凡也常和他们聚一块儿,可他是其中唯一一个不会打牌的,每次聚,他都会吃一些小零嘴坐旁边看他们打牌并乐在其中,因此其他太太们最喜欢拿这事来调侃他,说他每天吃那么多,要是胖了的话慕容少爷可就不要他了,张小凡笑呵呵的并不反驳反而更努力的往嘴里塞着糕点。

 

王太太看了直摇头,这些糕点都是王太太亲手做的,她最擅长做这些小点心,张小凡因此经常去王太太家串门,讨来不少独家秘方。

 

说起这个王太太,她比张小凡还年长个几岁一直把张小凡当弟弟一样疼爱,所以他俩的关系算是最好的了。

 

 


这天,其他几位太太都没出来,王太太又嫌一个人在家闷的慌,于是便拉上了张小凡一起陪她去听曲儿。

张小凡倒是陪着王太太来过不少回,也算熟门熟路了,可想两人今天屁股都还没把凳子坐热乎呢,就遇上了刚好也来听曲儿的张启山和王二爷。

 

王太太见到自家老爷也跟着吃了一惊,随后连忙上前挽住了王二爷的手臂

“老爷?你怎么也来了?”

王二爷冲王太太笑道,

“想来真是巧,我跟佛爷来这里谈点事情,没想到还遇见了你们”

 

张小凡这才看见站在一旁的张启山,眼睛不由自主的偷偷打量着他,

只见他今天换下了上次的一身军服,套着马甲配着衬衫,过长的衬衫被他扎进了西装裤里,领口处还解开了几个扣子,平日里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今天随意的被放下搭在了额前,这样随性的搭配显得他更加英俊潇洒。

 

张启山似乎发现了对方打量的眼神,回了他一个不明涵义的笑容。

 

一阵畅谈后,王二爷想引大家一起上二楼包间雅座,他和王太太在前面带着路,张启山和张小凡在后头跟着。

 

 

 

张小凡和张启山只有一面之缘,刚才张启山意味不明的笑容还充斥在他的脑海中,这让他有些逃避般的想从张启山的身边绕过去,

怎想刚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张启山一把抓住了手腕。

张小凡受了惊,挣脱着抓住他不放的手,张启山见状跟着用了点力度

“少夫人怎么见我像是耗子见到猫似得躲,是怕我会吃了你吗?”

张小凡一愣,犹豫再三还是勉强的向张启山打了招呼
“大佛爷...好....”

这不情不愿的张启山倒不恼,抓住对方的手也不打算放,还稍稍用了点力把人往怀里带了一下,张小凡吓得几乎无法动弹,他完全想不到这位张大佛爷到底要干什么。


“咱们一块走吧?”


张启山看似在询问张小凡的意见,脚却已经迈了出去,随后放开张小凡的手腕,改成了搂腰的姿势。
张小凡浑身别扭,心里怕着张启山却又挣扎不得,只好被张启山搂着上了二楼隔间雅座,到了门口才放开。

 

 


二楼的包厢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长椅的空间,可以坐下四个人,不过得面对面坐着,王二爷和王太太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张启山和张小凡自然得一起坐在对面。

 

王二爷让人上了满满一桌子的小菜和酒,给几人都满上,

听听小曲儿聊聊天喝喝酒,张小凡原本不自在的情绪慢慢消失,逐渐放松下来。

 

 

 

“少夫人,我敬你一杯?”

 

张启山已经和王二爷喝了好些杯,这时举起酒杯对一直默默低头吃东西的张小凡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

 

张小凡抬了眼瞧他
“我....我并不会喝酒的”

 

张启山放下酒杯假意皱了眉头,

“哦?少夫人看来并不想给我一个面子?”

 

王太太怕张启山真的生气,传闻中,张启山张大佛爷的性情从来阴晴不定,他又有钱又有权的,张小凡要惹到他,可怎么好?

 

于是在一旁帮着劝道

 

 

“小凡,你就喝一杯吧?一会儿让我们家司机送你回去?”

 

张小凡没法,但是想着喝醉了反正王太太也在,不怕出什么事,还能送着他回家,倒是真惹张启山不高兴了,慕容家好不容易拜托他的事情又得功亏一篑,这才仰头把手上的酒喝的干净。

 

王二爷随后出来热场

“好酒量,看来今天咱们真得不醉不归了呀?哈哈哈哈哈,来~满上!都满上!”

 

除了已怀有身孕不能碰酒的王太太,张小凡外加张启山和王二爷都喝了不少酒。

 

张启山饮尽手上的一杯,转头看着身旁张小凡醉酒的模样不经起了坏心思,他想彻底灌醉他,让他只能依赖着自己..... 

王太太看王二爷醉的差不多了,叫上伙计一起扶着王二爷准备离去,正想让人一起把张小凡带上呢,张启山发话了

“看二爷醉的不清,王夫人你就先带着他回去吧,少夫人这边我送他回家”

“这。。。。”

“怎么?王夫人还信不过我吗?”

张启山好笑的转了下手上的戒指。

 

“那就麻烦佛爷了,请务必一定要安全的把他送回府上。”

“请王夫人放心,有我张启山在,一切安心。”

 

 

送走王二爷夫妇不久,张小凡强撑着站了起来也打算离开,看来是并不想由张启山送他回家。

 

可他刚想摆手告辞却感觉头一涨接着眼前就开始晕眩,脚步也虚浮了起来,再走两步后,终是撑不住往一侧倒去,张启山已经站旁候着,等张小凡软下身子时伸出双臂稳稳的接住了倒向他的人。

“夫人怕是醉了吧?”
他猜的没错,这酒后劲非常大,像张小凡这种不会喝酒的人在连续喝了这么多杯以后,肯定醉的狠了。

张小凡被张启山拐在怀中坐上了腿,挣扎着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舌头已经被酒精泡的发麻,脑子也跟浆糊似得范懵,再加上浑身使不出力,他有点不知所措,只能一味地贴近这个让他拥有安全感却又陌生的胸膛。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喘着气,脖子连着脸颊都变得透红,结着一层晶莹剔透的薄汗,张启山越看越喜欢,低头亲了亲他的脸颊、鼻尖、眼睛、耳朵和脖子。唯独没碰嘴唇。
他觉得这张诱惑人心的嘴巴日后非得是要让张小凡自个儿亲自送上门来才行,现在可不能 一时心急。

张小凡起伏着胸口,呼吸开始浓重,无力的抓了抓张启山的衣服,张启山这会儿正咬在他扬起的脖子上,克制着自己不要留下痕迹.....

======================

本来想几千字结束的小黄文这下是没指望了,

小凡太软,所以一直下不去手让佛爷直接就上了_(:зゝ∠)_

按我这个手速开车要等明年了吧。。。。。



评论(23)
热度(276)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