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⒏ 春色【启凡】

# 张启山X张小凡 #

#人妻梗,偷情梗 #

# 话说在前头,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 #

# 本章含生子情节 #


第八章全






(上)


张小凡几乎是被粗鲁的拖着出门,慕容风早已丧失原本的怜爱之心,被憎恨和妒忌麻痹了内心,此刻只想狠狠地惩罚这个背叛他欺骗他的人,不管张小凡如何用力挣扎他都毫无反应,一味的捏紧对方的手腕一路拖向西苑最角落的柴房。 
把人往柴堆上一甩,回头关上门便撒手不管 
“慕容风,就算你把我关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事实!” 
张小凡撑起被摔得不清的后腰,白着一张脸对慕容风说道。 
慕容风原本难看的脸色此刻变得愈加狰狞,他真是恨不得把张小凡关在这里一辈子,让他永远呆在这里哪也去不了,让他再也无法说出这样忤逆他让他失去理智的话,让他最后只能哭着向自己求饶。 
“张小凡,或许是我以前对你太上心,所以让你有了这样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恼我,你真应该在这好好清醒,待你想明白了再求我不迟” 
张小凡还想回些什么话,慕容风已经摔门离去,柴门在外面被一个大锁锁上,张小凡也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摇门,仿佛刚刚经历的是一场可怕的斗争。 
他感觉自己的腹部连着腰部开始酸疼难忍,无法,只好找了一处稍微舒服的地方,靠在那儿,闭上眼,咬着唇,念想远在长沙的张启山现在如何。 

张启山这次回去碰到的事情的确棘手,一心挂念张小凡的他,又不慎在斗中失措遇险,被副官发现时早已昏迷不醒,副官赶紧将他背回府中照看,结果找遍城里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没法,只好带着张启山一路求医,这就在路上耽误了一个来星期。 

此时张小凡还被关在柴房苦苦盼望,小喜鹊得知张小凡被慕容风关进柴房后想尽法子要救出他,慕容夫人起初还以为小两口闹别扭,把人放出来后狠狠的教训一顿慕容风,说他不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媳妇,曾想张小凡心存余念,回房后又直接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大夫给把了脉才知道已有两个月身孕,在慕容夫人喜出望外时,慕容风摆下脸色,扇了刚醒不久的张小凡一巴掌, 
“张小凡啊张小凡,我以为你只是唬我,没想到你真是怀上了张启山的孽种” 
他气的掀了桌子,又用手指,指着张小凡说道。 
张小凡没有看他,而是望向远处,嘴角含着血丝,双眼无神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慕容夫人也在一旁,听到慕容风这一番话后也立刻坐不住了,询问了一遍遍,慕容风终是冷着脸说出了事由。 
小喜鹊在门外听的胆战心惊,双手不自觉的抓着门边,祈求着 
“佛爷,您快回来吧,您再不回来少夫人他可怎么才好呀…… ”


(下)


可惜小喜鹊再多的祈祷都是徒劳,没有人能在这个时候救张小凡于水深火热,慕容夫人气急,俯着额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看着躺在床上的张小凡,不可思议的念叨,

“我们慕容家向来对你都是和亲生孩子没两样,现在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吗?”

慕容风背着手站在旁侧不耐烦地走来走去,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难道就等着他肚子里的小孽障出生吗?”

慕容夫人被慕容风一语击中,猛的站了起来,对着院子一声怒喊,

“还不快来人!赶紧把这个贱种拖出去家法伺候,最好连他肚子里的那个孽种也不要放过!”

 

等她喊完,不一会儿院子里头就赶来了不少伙计家丁,站满走廊两侧,等她差遣。

平日这里头不少人都受过张小凡的恩惠,慕容夫人下的指令他们也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敢上前实行,

“我看我们慕容府上上下下是不是都被张小凡使了什么妖术吗?

现在连个下人都要开始造反不听主子的话了?”

慕容夫人围着伙计跟前走了一圈。

“或者大家伙儿是想等老爷回来?”

她瞪着双眼睛环绕了四周,直到瞧的这几个伙计抬不起头,又不急不慢的说

“那么等老爷回来,你们就知道不听话是什么样的下场了吧?”

看到几个人开始动摇,她又脱下手上的金镯子扔到了地上,

“谁要是最先动的手,这地上的镯子可就归谁了,就当是给你们的一些鼓励吧。”

 

想慕容夫人年轻时也是用了不少手段爬上了正室的位置,一身的歹毒主意,这回让她遇上这种事情,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张小凡才好。

 

不知是哪个没心没肺的先去房里拽的张小凡,身后几个伙计也就凑上去一起捉人,把人压到院子里头后,见着张小凡狼狈不堪的模样,慕容夫人才满意的又发话,

“张小凡,你倒是认不认错?你肚子里头的种,是不是张启山那混账的?”

张小凡垂着头,散着头发,被两边的伙计压着肩膀,浑身无力的跪在地上,没想回应什么。

慕容夫人哪肯就此打住,

“好!你不说是吧?”

她挥了挥手绢,“掌嘴!扇到他说话为止”

 

这些伙计常年干着粗活,只剩蛮力,不知轻重,掌心粗糙厚实,这第一个巴掌甩过来时,张小凡就头昏眼花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承受接二连三下来的巴掌的。

 

最后看人马上要晕过去了,慕容夫人才叫了停,差人给张小凡泼了桶冷水,扑面而来的寒意让张小凡顿时清醒,但在呼吸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被水呛到又猛地咳嗽起来,仿佛咳到连肺都要失去运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我倒是要看看你嘴巴有多硬!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

张小凡费力的抬起头,顶着已经红肿不堪甚至青紫的脸颊,眼神直勾勾的望向慕容夫人,笑着摇了摇头。

 

慕容夫人瞧着这笑容,更是怒目切齿,叉着腰又继续命令

 

“打!给我狠狠的打,这回给我冲着肚子打!看他再给我嘴硬!”

 

一行人拿上木棍真的就想往张小凡肚子上打下去,张小凡努力把自己蜷成一团用双臂抱着肚子,嘴上断断续续喊着不要,他终于开始害怕了……

 

不管这个女人怎么对他都好,他都可以承受,但是现在她居然要伤害他的孩子,原来他也是会害怕的,害怕这个孩子和他缘分尚浅,随时都会离他而去,害怕再也见不到张启山,明明答应过他要好好等他回来接他的…..

 

可是他这次失约了.......

 

 

 

 

 

当他已经准备好迎接痛感时,身上突然多了另一个人的温度,

 

“住手!”

 

“怎么?喜鹊?你也想造反吗?”

慕容夫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居然也敢反抗自己。

 

“喜鹊自认只是个小丫头,无权干涉府中的大事…”

小喜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胆子跟慕容夫人讲这些话,做这些事,

“但是少夫人对我情深义重,我是不可能看着他被你们活活打死的!”

 

见小喜鹊一脸不屈不挠,慕容夫人不觉嘲笑,

“哦?你想怎么做呢?就算我今天在这儿把你们主仆两个都打死了,应该也没什么人知道吧?”

 

“那么,张启山张大佛爷呢?”

 

张小凡觉得张启山的名字就和他的人一样,充满安全感,给人无限的力量,连小喜鹊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也变得坚定不已,毫无畏惧之色。

 

“什么?”

 

“我说张启山张大佛爷你们也不怕了是吗?如果今天少夫人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你们真觉得张大佛爷会放过你们吗?”

看到慕容夫人开始略显慌张的神色,小喜鹊更添勇气

 

“我想夫人您也是个聪明人,我相信张大佛爷有的是办法让慕容家在平阳镇生存不下去。”

 

这丫头看似年纪不大,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想必一定是背后有张启山做主。

 

慕容夫人考虑再三,还是让下人们都先下去,暂且饶过张小凡一命。

 



=========================


没想到最后能救到小凡的居然是小喜鹊,佛爷还在赶来的路上,

大家不要担心~

答应过大家会更新的,在吃了两个猕猴桃后的凌晨2点终于码完了>///<

我要睡觉去了,大家也早点睡吧,晚安~

评论(22)
热度(220)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