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趴趴

卷不起来,软了

【霆皓】<两极> CH.22

前面两人互动的日常甜的我边看边跟着笑,后面剧情就开始略微沉重起来了,阿霆,相信阿皓他能和你一起面对困境吧,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这次无论如何也别再推开他了!
(我鬼宝爆肝的字数我不得不服)

小鬼:

*《扎职》陈霆 x《千金归来》林皓


*海报感谢@软趴趴       





Chapter.22


 


误会解释清楚,两人仿佛回到四年前相恋的状态。


林皓决定在美国留下来,一留就是好几月。


陈霆事务繁重,常常几天见不到人,即便回来也总是行色倥偬,但这次林皓学会不管不问,安心待在陈霆安置他的棕榈滩滨海别墅里无聊度日。


起初他们相聚机会比较少,林皓并非帮派人士,绝大多数时间只能藏进房间避嫌。换作以前应该会觉得委屈,可现在他却很知足——毕竟纵使陈霆再忙,也未曾负伤归来。


所幸黑社会不是全年无休,熬过年初那阵忙乱,得了闲的陈霆便守在林皓身边寸步不离,两人在棕榈滩的别墅里度过一段近乎蜜月的日子。


初夏的北美热力四射,细沙沾着水露,阳光底下犹如一颗颗晶莹碎钻。迈阿密的棕榈滩寸土寸金,是富豪专属的度假胜地,能包场的大都来头不小。


陈霆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这边有几艘快艇,兜风的话就单独带林皓开一艘出海,船屁股跟着几条小弟载来的僚艇,阵仗很大,旁人看见就躲,蔚蓝宽阔的海面好像被他们承包一样。


陈霆船开得飞快,涡轮激起的浪三两米高,迷了跟班们的眼,不多久就把人甩得老远。他将林皓拥在身前,握他的手把舵,急飐的海风呼啸耳畔,四溅的水花拍打身体,带着咸湿味道将他们包围。


开到海洋浮标的位置才会折返,不过回去之前陈霆通常会驻留片刻,在热辣艳阳下和林皓接吻。两人身穿夏威夷风的印花衬衫,短袖敞领,里头真空,吻着吻着就擦枪走火,陈霆的手从后面下摆探进去,蛇似的顺脊线蜿蜒而上,连抚带揉,林皓被摸得酥软,急喘着去拉陈霆裤头,一条腿很自觉地攀到他侧腰位置。接着两个身影相继倒下,船艇被一波一波的浪掀得颠簸震晃。


有时兜完风还会到沙滩上日光浴,一把蓝白太阳伞,两张木质海滩椅,他们戴着情侣配色的墨镜躺椅子上吹海风看海景,波光粼粼的水浪剔透得像果冻,由远及近,深蓝渐变成浅蓝。








>>点 我 上 三 轮 车<<   








秋天的时候林皓收到何瀚的婚礼邀请函,结婚对象是许诺,令他吃惊的是请柬有两张。


“你……去不去啊?就在加拿大。”


陈霆夺过两张帖子,低头瞥了眼。在林皓以为他下一秒就会掏出打火机直接烧掉,他却轻然笑道:“去,这么近干嘛不去。”


林皓忐忑道:“你不会还以为我跟他有一腿,所以想去示威顺便让我死心吧?”


陈霆伸手扣住林皓脑袋,张嘴咬住他下唇,眼神犀利地说:“我是那种人么。”


然后林皓就被推倒在床,当一系列的情趣玩法接踵而至时,他不由默想,这家伙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


 


何瀚的婚礼办得清新简朴,举办地设在温哥华的何家本宅。可能因为同性禁忌的缘故,他们请的亲朋好友不算多,后院十来张桌椅加上漂亮的花艺,不够隆重却很温馨。


林皓本来担心陈霆的到来会破坏新郎官的心情,便让他在外头候着,结果去梳妆间探望时,何瀚却大方地邀请他们一同出席。


于是林皓和陈霆相携入场,签到的时候陈霆不忘调侃:“看来何总胸襟比你开阔。”


林皓白了他一眼,但也懒得反驳。


跟相识的人打完招呼,两人在会场里转悠,尝了些林林总总的甜品饮料,还托人帮拍合照,颇像参加学生时代的园游会。


没一会儿仪式开始,听从司仪指令,他们后排就坐。


听着台上新人互宣誓词,林皓心中一阵感慨。分神间陈霆牵他的手,林皓错愕地偏头去看,陈霆的唇却已紧贴耳畔,和着暧昧的热气,一字一句跟读台上的誓言。当他用低沉语气念到‘I DO’时,林皓忽然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他回握陈霆的手,拿额头轻抵他的眉骨,所有感动用一个欣慰的笑容表达。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散场前,许诺不免俗地要抛捧花,兴致高涨的单身亲友成团地挤上去,试图抢占好位置。


林皓在后头看热闹,一幅旁观者的姿态。


陈霆手肘支在他肩上,打趣道:“怎么,不想抢?”


“有你刚刚的承诺就够了。”


本以为林皓会羞恼,这句透着认真的表态反倒让陈霆不太好意思。他捏捏林皓的脸颊,正想垂头送以热吻,欢呼雀跃之声却伴随捧花的抛物线坠向了他们。


林皓愣愣地看着脚边的捧花,一时不知该不该捡。


可能人生就是这样,惊喜往往发生在不经意间。


他在众人起哄声中拾起捧花,有些尴尬地抱在胸前,而身旁的陈霆但笑不语,手指挠了挠他后脑勺的碎发,目光甚至带着慈爱。


 


参加完婚礼,两人没有逗留就回了迈阿密。


安放好行李,林皓突然提议想去海边散步,陈霆精力充沛,自然不会拒绝。


他们赤脚漫步在傍晚的沙滩上,细软的白沙从趾缝渗下,林皓走得快一些,陈霆则慢悠悠跟在他后头。


晚风吹得衬衫高鼓,澄黄的夕阳将人影拉得斜长。尽管两人之间有小段距离,但陈霆的每一步都能踩住林皓的影子。


“阿霆,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在香港同居的那间屋子?”


“嗯,怎么了。”


林皓放缓步伐,微仰着头呼吸濒海的咸湿空气:“记不记得,客厅里的那幅画?”


陈霆终于赶上他,稍一伸手就能将林皓抱个满怀。


“记得。”


林皓停了下来,后背很快迎来一个温暖的拥抱。那双结实有力的手臂缠紧在腰间,让他有种这辈子都不会放开的错觉。


林皓稍稍侧过头,望向近在咫尺的恋人:“虽然隔得有点久,但你总算没有食言。”


承诺兑现得姗姗来迟,但落下的吻却很及时。


暮色四合,涛声阵阵,两人在海边斜阳下亲密拥吻。


跟那年家中挂画的场景一样。


 


 


周四上午九点,Rosemary大道的猫头鹰酒吧,陈霆带着手下如约而至。


这个时间段店里门庭冷落,连服务生都只有一个。


陈霆找到靠窗位置坐下,桌面陈设着装有风信子的玻璃花瓶。


九点十分,一位性感的金发美女走入店内。她径直来到吧台,丰满的胸部垫在交叠的手臂上。


站在陈霆身后的马仔兴奋地吹起调情的口哨,女人听见哨音转头,勾着嘴角跟酒保点了酒。


 


服务员是个不会讲国语的华裔,操着一腔口音古怪的英文。


他端着酒盘走向陈霆,往小圆桌放下一只锥形高脚杯:“Sir,that lady ordered  Vodka Martini to you.”


陈霆摁着杯座在桌面画圈,隔了三秒,他朝女人的方位举杯,话不多说仰头饮尽,然后将空杯和钞票放回服务生的托盘上,响指帅气地一打:“Send her a cup of gin, please. It’s on me.”


服务员得令后回到吧台,没一会儿酒保就把陈霆点的杜松子酒制作完成摆在女人面前。女人大方地干杯,红色唇印留在杯沿,她朝陈霆丢了个飞吻,之后摆腰扭臀地走出店外。


陈霆的视线随她移向玻璃窗外,女人钻进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过了五分钟,车后座下来两个戴墨镜的男人,步履如飞地走进酒吧。


其中一个是肤色棕黑的墨西哥裔,另一个则是负责翻译的台湾人。


“Hey,William!”见到陈霆的面,墨西哥人热情地跟他拥抱撞拳,“My dude, how’s it going?”


陈霆同他寒暄几句,走完问候过场,再让服务生给他们上酒,三人落座开始谈生意。


谈判过程还算顺利,墨西哥人话到激动处会不断蹦出西班牙语,旁边的翻译便发挥作用跟陈霆解释。


一系列慷慨激昂的陈词发表完毕,墨西哥人用打商量的口气再次蛊惑道:“I think we should make the deal since your boss come back soon.”


陈霆晃动手里的白兰地杯,笑得高深莫测却不发一语,直到最后也只是模棱两可地揶揄道:“He will kill us somehow.”便没了下文。


墨西哥人听见此话明白希望渺茫,只好遗憾地耸耸肩膀,带着翻译黯然离场。


车子开走后陈霆才叫来服务员买单,付完酒水和小费,他又起身往店里头走,手下们自然亦步亦趋地跟着。走到标有男厕图案的门前,他声称酒喝多了要去方便,


再交代手下门外候着别让人进来。


厕所里两个隔间,陈霆选了右边那间,进去后点了颗烟,但没有抽,而是放在马桶的水箱盖上。接着他一脚踩上马桶盖,掀开顶着天花板的窗户,两手放在窗台上奋力一撑、腿再一迈,整个人便翻了上去。他横身钻过侧窗,身手敏捷地跃下,外墙根堆着木箱,他踩着箱顶轻松落地。


眼前是一条细窄小巷,巷口堵着垃圾杂物,另一头则被封死。


封住的水泥墙上靠着个人,逼仄的阴暗遮住他半张脸,但稍微打量就能认出是刚刚酒吧里的那个华裔服务生。


陈霆走至他身畔,解开袖口,从里摘下一枚针孔摄像头,大大咧咧地扔向那人。服务生手脚慌乱地接稳东西,用不同于方才的流利中文抱怨道:“这个很贵的,你小心点!”


陈霆嗤之以鼻,靠在侧墙上冷笑一声:“快把易容面具摘了,这么装嫩你不嫌恶心?”


“那也得辞完工再摘,”男人确定摄像头安然无恙,才皱眉抱怨,“你以为我想天天换脸。”


说话间陈霆已点燃另一支烟,叼在嘴里低头抽着:“看来这年头条子也不好当。”


“好了,说正事,那个墨西哥人什么来头?”


“南美军火商,不过是小私贩,想跟他们那边巨头分杯羹,美国的几大家族哪愿意理他,就到处游说华人圈的了。”


“这单不做?”


“做什么做,福清帮的生意都停摆大半年了。”


“那这回喊我过来干嘛?”


“认识那个台湾人么,”陈霆不耐烦地用食指掸掸烟灰,“你们通缉了很久的‘宰相’,之前混竹联帮的,两年前携巨款私逃,被他们老大满世界追杀的那个。”


男人恍然大悟:“哦——就是他啊,跟你下场差不多的那个‘宰相’嘛。”


知道他在调侃,陈霆甩过一个狠戾的眼刀。


“好好好,老兄我错了,”男人举手投降,敛起不正经的态度,“情报很宝贵,谢谢。”


陈霆掐灭烟头,漠然道:“没其他事我就撤了。”


眼看他要离场,男人又追在他身后多嘴道:“阿霆,你们BOSS和大小姐要从金三角回来了吧?”


陈霆顿住身,偏头回望他:“嗯,你不是早就知道。”


 


年初和大圈帮的那场厮杀重挫福清帮的气焰,损失几员大将不说,连当家的都险些没命。


他们老板在陈霆看来是贪生怕死的鼠辈,留下一堆烂摊子由他和重伤在床的顾问收拾,自己带着女儿飞到三弟地盘上避险休假。


眼看风波平息、伤员恢复新人加入,社团重回正轨,他老人家又风风火火地决定下周回归。


 


“我是想提醒你,”男人神色凝重地道,“金屋藏娇不是不行,但如果你对你的旧情人动了真感情,劝你还是赶紧送走。”


此话成功引起陈霆的不悦,他冷冷打断:“不关你事。”


说着就蹬上木箱,试图攀住窗沿翻身进内。


“别忘了你的目的。”男人寒声提醒,“年底就要登船,别因小失大。”


陈霆却置若罔闻,手臂用力腿便跨了上去。


“Amy可是和她老爸一样心狠手辣,”看他已经坐上窗框,马上就要跳回洗手间,男人不死心地补充道,“你要是想林皓死在你面前,你就留着他吧。”


陈霆朝里坐在窗台上,徒留一个冷峻的背影。


 


“你说的都是废话。”


他的语气不屑中透着无奈,甚至带有显而易见的愠怒。


“我会让他回国,但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


更了更了我更了,这文进入最后剧情部分,我就知道25章估计也写不完……


对了关于霆皓在婚礼上的更多细节, 大家可以去翻自由落体本子里收录的我们@桔小梗 太太的G文!!!超棒的更衣间PLAY,然后阿霆在皓皓耳边重复誓言的桥段也是我们梗写到的,为了统一情节我这边也带到了~


爱我们梗,大家也要多催催她更文,就是这样!





评论(2)
热度(207)
©软趴趴 | Powered by LOFTER